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法律法規 >刑事辯護 >
刑事辯護
【刑事辯護】關於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那些事兒
作者:www.hnazwxds.com 來源: 時間:2018-03-26 12:06:24
分享到:

原標題: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客觀方麵研究

2007 年“兩高”出台的《關於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中除了提出“特定關係人”這一概念外,還第一次列舉了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以及其他關係特定人與該國家工作人員形成共犯的情形,這一司法解釋的出台為處罰國家工作人員“身邊人”的受賄行為提供了依據。2009 年全國人大正式通過《刑法修正案(七)》,新增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從最高的立法層麵對這一問題做出反饋。毫無疑問,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確立具有極高的理論意義,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法律的缺失,為打擊賄賂型犯罪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犯罪客觀方麵,是指刑法所規定的、說明行為對刑法所保護的社會關係造成損害的客觀外在事實特征。犯罪客觀方麵是構成犯罪所必須具備的要件”① 關於本罪的客觀要件問題,法條中已經做出了十分詳盡的描述。但目前對於本罪的犯罪客觀方麵還有不少爭議,主要圍繞影響力、不正當利益這兩個方麵。

一、影響力的界定

所謂影響力,即“言語,行為、事情對他人或周圍的事情所起的作用。” ②具體來說,就是在紛繁複雜的社會交往中,社會人自身的行為和思想或者社會人之間的社會關係引起他人支配行為的思想和相應的行為改變的作用力。從受賄主體與享有職務或者地位便利主體之間的關係來看,影響力可以分為兩種,即權力性影響力與非權力性影響力。③所謂權力性影響力,即主體因自己職務或者地位上的便利而形成的影響力,這種影響力表現出一定的壓製性、穩定性和時效性。所謂職務與地位上的便利,早在2003 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 中便對“利用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做出了解釋。它強調國家工作人員利用的條件一定是基於國家工作人員的立場而產生的,而該人員的立場具體包括隸屬、製約、合作、主管、負責、承辦等。而所謂非權力性影響力,則是指作為主體的一方憑借自身的能力、品質、知識等因素對他人產生的支配力量。這種影響力可以說是源於本人與國家工作人員的特殊關係,它不帶有任何的強製色彩,持續時間一般也比權利性影響力持續時間更長。針本罪中的所謂的影響力應該定性為哪一種影響力,是隻具其一? 還是兩者皆有? 學者們對此意見各不相同。

有的學者認為本罪的影響力的性質應該既包括非權力性影響力,也包括權力性影響力。④這些學者之所以持此類觀點,有如下幾個原因: 首先,實踐中當國家工作人員非基於公職人員的身份實施了斡旋行為時,很難區分他此時利用的到底是哪種影響力。加之同等情況下,斡旋受賄罪的處罰比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處罰要嚴厲。因此,當國家工作人員非基於公職人員的身份實施了斡旋行為時被定義為斡旋受賄罪,不至於放縱犯罪; 其次,這些學者認為在中國這樣一個“人情”和“官本位”仍較為流行的社會,普通人對領導的要求有順從感( 即便此領導與他沒有從屬關係) ,因此完全撇清此類情形中權力性影響力的幹涉是不可能的;最後,根據刑法對本罪犯罪主體的規定可以看出,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也可成為本罪的主體,因此一些學者指出,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之所以能夠產生影響力,是因為盡管離職退休,但“餘熱尚存”,“勢力範圍”並沒有削減太多,因此本質上來講這是一種權力性的影響力。

也有學者認為本罪的影響力的性質僅包括非權力性影響力。⑤因為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主體沒有“職務或者地位上的便利”的條件,他隻是利用他人的職務。當公職人員的非基於國家工作人員的立場實施的斡旋行為與沒有此類特殊身份的人實施的行為性質並沒用任何不一樣,本身對於社會的危害並沒有任何不同,依照本罪對其進行處罰也不會造成罪責刑不相適應的情況,是完全符合刑法的基本原則的。

筆者認為,利用影響力受賄罪中的“影響力”僅指 非權力性影響力。第一,根據刑法對受賄罪( 包括斡旋受賄罪) 和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客觀行為描述可以看出,本罪客觀行為方式涵蓋了受賄罪和斡旋受賄罪的行為方式,但立法上把這幾個罪分別規定在了不同的條款內,這已經證明它們之間不是完全相同的。而在筆者看來,他們的區別就在於因主體的不同而引起利用的影響力的不同,所以本罪中的影響力,從性質上來看必須不能來自於國家公務,而必須是一種非權力性,也隻有這樣欧美人妖才能對這些罪名進行區別;第二,在國 家工作人員非利用職權⑥,而是憑借自己作為國家公務人員的兄弟姐妹,或者親朋好友之類的身份,利用 國家人員的職位上又擁有的便利謀私時,那麽此時他的身份與普通的非國家工作人員無差別,客觀上沒有利用權力性影響力的可能性,不可對其過分歸罪。

二、不正當利益的界定

對於本罪客觀方麵,筆者認為主要圍繞“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在本罪的客觀方麵中應作何評價,因為對這一問題的結論涉及到本罪的既遂標準問題。

對於如何理解“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筆者認為有必要借鑒參考我國刑法“收受賄賂型犯罪”中關於相關客觀方麵研究的學術成果。在此類研究中“為他人謀取利益”該如何把握,這也是刑法理論界中 眾說紛紜的議題,學界也有諸多不同觀點。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觀點,可以大致分為“主觀說”和“客觀說”,各自又有新舊之分。

第一種觀點是“舊客觀說”,這也是刑法學界最傳統的觀點,這種學說認為“為他人謀取利益”應當屬於 客觀方麵的內容。⑦他們認為在行為人如果收受了他人的財物,但並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的客觀行為情況下,行為人的行為不構成受賄罪。這種觀點把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單純看作是賄賂型犯罪的客觀方麵,他們同時強調為他人所謀之利是否已經實現並不影響罪名成立。第二種觀點是“主觀要件說”,持此類觀點的學者認為“為他人謀取利益”屬於主觀方麵的內容, 它隻是一種犯罪心態與動機,行為人隻要主觀上具備 了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意圖,無論客觀上是否有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都可以被認定為“為他人謀取利益”。⑧第三種觀點是“新客觀要件說”,這種觀點認為“為他人謀取利益”屬於客觀方麵的內容,但對於客觀方麵的理解不能過於狹隘,即客觀方麵不僅包括行為的具體實施和行為目的的實現,還應包括這兩個階段性行為之前的許諾階段。如張明楷教授持此類觀點。⑨也就是說,隻要國家工作人員許諾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也就具備了“為他人謀取利益”之要件,這 種許諾是開放性的,無形式限製的。⑩隻要能夠證明行賄人是為了通過受賄人謀取一定的利益,而受賄人收取財物也是憑借其本身的職務,就可以認定允諾的存在,即構成了受賄罪,第三種觀點也是學界的主流觀點。第四種觀點是“新主觀要件說”,持這種觀點的學者認為,“為他人謀取利益”是主觀要件,但是他們的理由與以往的持“主觀要件說”學者的觀點不同,因此 被成為“新主觀要件說”。他們認為,新舊“客觀說”都沒能處理好“收受財物”和“謀取利益”兩者的關係。○ 11 他們主張結合刑法條文的規定來看,“收受財物”是受 托人的客觀行為,而為請托人“謀取利益”則是受托人的主觀想法。比如所謂的答應幫其實現獲取利益,雖然確實是客觀的,但是這不過是“為他人謀取利益”這一主觀想法的外在表現而已。因此,“為他人謀取利益”還應當是一種主觀要件。

對於受賄罪來說,第三種觀點更具有說服力。一方麵,“為他人謀取利益”的句式不是刑法中規定主觀要件的典型句式,而往往在描述主觀方麵是采用“故意”“明知”“以……為目的”這類句式,而“為……”這一句式顯然不在此類。另一方麵,隨人“新主觀要件說”從通過體係解釋很好的提出了處理“收受財物”和“謀取利益”兩者之間的關係,但是整個主管說有個難以客服的問題在於:如果沒有客觀的行為,那麽自然就在犯罪過程中形成不了證據,那有又如何證明這種主觀想法的存在呢? 誠然,向他人做出答應謀利的回應或者保證不過是一種主觀想法的外在表現,但是思想必須通過語言和行為才能夠得到傳達,如果沒有這種外在的表現又怎麽能證明“為他人謀利”的主觀想法的存在呢? 新舊“主觀說”在這點上都是難以自圓其說的。

在實踐中出現了一些打著與公職人員具有特殊聯係的旗號,收受財物,辦理請托事項。如果此人確實與國家工作人員有一定的密切關係,但是請托事項沒有辦成,且沒有退回收受的財物,如何認定行為性質? 司法實踐中,往往將此類行為當作“詐騙罪”打擊。可見,“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是本罪的客觀構成要件。

三、結論

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欧美人妖應當正確理解“影響力”的內涵外延; 對於“不正當利益”的深度挖掘不僅有助於解決本罪的問題,對完善整個受賄型犯罪的構架都有莫大脾益。誠然,以上各自論斷可能本身也存在著種種問題,但是筆者相信隻要各種手段有效結合相輔相成。完善本罪便不再是一席空話,保證國家職權公正廉潔也會取得進步。


[注釋]
①高銘暄,馬克昌主編.刑法學( 第六版) [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60. 
②辭海( 中)[Z].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79:1870.
③馮超.領導者非權力性影響力研究[J].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1998( 4) :74-79 +95. 
④李偉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適用研究[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2011:90.
⑤趙秉誌.<刑法修正案> 最新理解適用[M].北京:中國法製出版社,2009:296. 
⑥筆者認為,作為本罪主體的近親屬和關係密切的人不僅限於非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將在後麵部分進行論述. 
⑦謝錫美.“為他人謀取利益”在受賄罪中的定位思考[J].中國刑事法雜誌,2001( 4) :40 -44.
⑧楊敦先等主編.廉政建設與刑法功能[M].北京: 法律出版社,1991:136 -137. 
⑨張明楷.受賄罪中的“為他人謀取利益”[N].中國紀檢監察報,2009 -10 -09004. ⑩李潔.為他人謀取利益不應成為受賄罪的成立條件[J].當代法學,2010( 1) :83 -91. ○11陳興良.新型受賄罪的司法認定:以刑事指導案例( 潘玉梅、陳寧受賄案) 為視角[J].南京師大學報( 社會科學版) ,2013( 1) : 48 -56.




聲明:本刊所載文章、數據等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欧美人妖網的立場,僅供讀者參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係欧美人妖進行刪除。郵箱:1349153604@qq.com









欧美人妖 www.hnazwxds.com      欧美人妖網 www.hnazwxds.com        刑事辯護 www.hnazwxds.com

聯係欧美人妖

官方微信:

客服電話:028-6135-8555

官方微博:

客服在線:

服務導航
AG电玩app AG国际亚游 AG8亚游app AG贵宾会 亚游游戏 AG亚游网页版 菲律宾AG集团 AG亚游集团 菲律宾AG集团 和记娱乐